為牟暴利不惜以身試法 游戲外掛生意到底有多火

來源: 游戲客棧 作者: 游戲客棧 發布時間:2019-09-11 13:45

9月8日,又有4人因制作銷售游戲外掛而被行政拘留的消息再度登上熱搜。據民警介紹,此次涉案的4名嫌疑人均大學畢業且有穩定工作,他們對游戲本身有興趣,喜歡鉆研,因制作銷售DOTA2外掛軟件非法獲利近百萬元被刑事拘留。

  因制銷游戲外掛被捕的案件不在少數,從湖北襄陽到福建南安,近段時間全國各地都在嚴厲打擊制作、銷售游戲外掛的團伙,而這些人為何不惜觸犯法律也要鋌而走險?關鍵就是兩個字“暴利”。根據媒體公開報道的數據顯示,普通的外掛進價只要14元,價格大約是每天30元,如果要銷售的話,代理費在300元左右。按照這樣的成本,北京商報記者算了一筆賬,按照普通外掛的進價,每款外掛的凈利潤是16元左右,這就意味著只要能在一天內賣出18張“天卡”,當天就可以回本;如果多賣上幾張卡,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實現代理商聲稱的“月入過萬”。

  此外,用過外掛的游戲玩家小君表示:“我以前用過的外掛,差一點的幾十塊錢,好點的幾百,我當時買的200-300元左右的外掛,用了兩個星期被封號了”。另一游戲玩家老騰直言:“我用過16元一小時的,如果按天買的話比較劃算,45元/天或是60元/天的,但跟那些游戲主播比起來算是很便宜了,他們的外掛很多是定制的,因為不容易被發現嘛,據說貴的話一天要3000元,現在玩游戲的主播多多少少都有開外掛的”。按照這樣的售價,較好的外掛價格在2000元/月左右,而定制款的外掛最高可達90000元/月。

  然而,代理只是這一產業鏈中的一環便可輕松月入上萬,可想而知,在外掛程序被開發后的層層銷售能產生怎樣巨大的利潤空間。一般情況下,開發者將外掛交給一級代理商后,一級代理發展下線銷售,以此類推,各級下線再發展下線銷售。曾有媒體公開報道,DNF的游戲外掛通過銷售渠道層層分包,即使是銷售鏈最底層的人都依然有利可圖。最上游的銷售通過收取“版權和使用費”,將1000多個外掛程序以200萬的價格賣給下線;之后下線又將799個外掛以200萬的價格轉賣給下下線,下下線的人又轉賣給下下下線……外掛數量層層遞減,售賣價格卻不一定不變。

  針對這樣的“暴利”外掛,各大游戲平臺公司甚至玩家曾競相出對策應對,像是DOTA2的外掛問題在DOTA1的時候就存在了,但在早期,平臺官方沒有完善的封號機制,又因為注冊賬號簡單,外掛曾一度猖獗;而目前DOTA2的研發方之一的V社(維爾福軟件公司)有了相對的監管機制,基本靠VAC(反作弊系統)或者是玩家舉報。

  但是,只靠反作弊系統和玩家舉報是遠遠不夠的,對此,業內資深人士李瑜表示:“游戲外掛橫行是因為有市場,總有人想利用外掛獲得更容易戰勝別人的快感,對于這樣的現象,除了技術團隊在研發和測試的時候增強實力盡量減少漏洞外,還需要在發現外掛時有及時反應和處理的能力。當然這個過程就像貓抓老鼠,一邊出了作弊軟件,另一邊則是反作弊系統,一邊又會更新反反作弊軟件,另一邊又隨之更新……歸根結底,整個游戲市場本身需要端正”,李瑜認為,每款好的游戲都有一個生命周期,外掛會破壞游戲的正常生態容易導致提前衰敗,如果真的熱愛一款游戲,應該純粹地享受游戲本身。